柬人就是柬埔寨人,

原來Cookie Time整個工廠都是由這群柬埔寨人撐著,

如果沒有這一群柬人在這,Cookie Time應該會無法運作吧?

 

Cookie Time的工廠之後也才知道,

原來當地kiwi真的不會來工廠工作,

當地kiwi都是主管,不然就是年紀輕到不行的小朋友,

基本上就是剛滿20歲或是18歲上下,

和我吵架的那位老鳥,本以為他年紀很大了,

因為他曾經在吵架的過程說他要養小孩很辛苦,

結果也只是個不小心讓女朋友懷孕了而必需結婚傢伙(他有成年所以叫傢伙)

BUMPER BAROSM的組員幾乎是柬埔寨人,

柬埔寨人真的是操控了整個Cookie Time工廠,

BAR到餅乾製作、包裝整個工廠80%都是柬人,

只能佩服他們的滲透力這麼強,

而且還有很多人已經做了25年以上,

Cookie Time存在的歷史相差無幾了,

還好辦公室辦公不是柬埔寨人,

不然Cookie Time根本就是柬埔寨的公司了。

 

接觸最多的大概就是BUMPER BAROSM的組員,

這群人大約都在這裡工作兩三年了,

這群年輕的柬人每天四點就上工,下午三點下班,

真的很辛苦也比當地KIWI都更認真工作,

我想是不想過在家鄉的苦日子吧!

這群柬人對我們的每天早上第一句問候語不是Good morning

而是”嘣嘣 Yesterday”(意思就是昨晚有愛愛嗎?),

下班回家的問候語不是Goodbye,

而是”嘣嘣Tonight”?在工廠的日子總是逃不離這些話題,

馬來西亞朋友的女友先早一步回馬來西亞,

這群柬人竟然也知道,也會變換話題來取笑朋友,

從”嘣嘣”變成用手勢(就是問朋友昨天有打手槍嗎?),

有時後這個話題充斥著整天直到下班,

有時感覺就像回到國中時期一樣,

大家嘴裡整天討論的都是這些話題。

 

其中一位馬來西亞朋友在台灣讀大學,

多少懂一點台語,就教了某一位柬人『甘納賽』的台語,

也沒想到這『甘納賽』竟變成大家的問候語,

不管見面是誰或和誰打招呼『甘納賽』就是問候語,

機器出錯、人出錯全都可以加一句『甘納賽』,

甚至工廠的包裝女生以為朋友的名字就叫『甘納賽』,

反而”F”竟然變的很少出現了,

我想”F”應該會感覺很孤單吧!

 

有柬人一家大小都在這裡的,

有次無聊到,還算過他們一家六口在這裡可以賺多少?

竟然一個月可以賺一百五十萬台幣以上,

難怪我問他們想回家鄉去嗎?

答案當然都是否定的,因為他們工作一個月的錢寄回去,

就可以幫助當地的家人蓋一間很棒的房子,

外加還有錢可以做生意,

所以待在紐西蘭對他們來說真的是幸福很多,

上上PUB喝喝酒,周末到賣場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一部好車,剛滿18歲的都有自己的車,

後車廂的音響設備還嚇到我了,

簡直可以媲美家庭劇院的豪華喇叭,

這裡賺五年真的可以回家鄉好好過日子,

但卻沒一個人想回家,

朋友也說我也可以把家人全帶過來呀!

果然紐西蘭好山好水有時也好好賺。

 

因為家人幾乎都在這裡工作,

所以也就沒有想不想家的問題,

在這工作真的比到台灣做看護好很多,

看護24小時工作,薪水確被兩邊的仲介剝奪,

做個三年都存不到錢寄回家,

但相對的好像就必需在工廠待一輩子,

因為不做就沒錢,

不管怎樣,這群柬人比當地kiwi友善也努力,

希望他們往後都過的很幸福,

而我想著,生活在台灣是幸福的!

在不瘋狂,就老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